金地娱乐场 女权主义错在哪里?错在低估了男权的恶

时间:2019-04-16 09:14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浏览量:147

金地娱乐场 女权主义错在哪里?错在低估了男权的恶

金地娱乐场,历史中妇女解放运动,“女性要求平等”(1960s)

1/3

昨天我看了《金钱世界》。是部好片子,不过这倒是让我想起了之前围绕这部电影的一些戏里戏外的故事。

《金钱世界》原本的男主角凯文•斯派西,在离上映还有两周的时候,忽然曝出了性丑闻,剧组临时换角,并且,找到了老牌演员克里斯托弗·普拉默紧急救场。剧组花了只9天时间补拍,但成片的效果很捧,在金球奖上获得了最佳导演、最佳女主和最佳男配的提名。

我要讲的是后面的故事:9天的补拍,男配角,马克·沃尔伯格参与补拍《金钱世界》得到的薪水为150万美元;女主角米歇尔·威廉姆斯每日薪水为80美元,9天共计不到1000美元。

要知道,米歇尔·威廉姆斯的咖位,完全不次于马克·沃尔伯格。她获得4次奥斯卡提名,获得金球奖最佳女主角,提名不计其数。她还是lv的形象代言人,不管是在奖项和票房号召力上,知名度上,都算得上一线。

而且,她还是片中的第一女主角,再获金球提名;而马克只是男配。两人属同一家经纪公司。

从任何一个角度,我都看不出男配角有比女主角9天的薪酬高150万美元的必要。(后话是,马克·沃尔伯格及其经纪公司决定向 time's up 基金捐赠共计 200 万美元,以支持追求薪酬平等和反性骚扰运动。)

《金钱世界》剧照,米歇尔·威廉姆斯

另一个大众所知的新闻是,詹妮弗•劳伦斯抱怨,出演电影《美国骗局》,相对于克里斯汀•贝尔和布莱德利•库珀每人250万美元的片酬,她只有125万美元。

她和奥斯卡提名者艾米•亚当斯都只从这部电影中获得7%的收益,而另外三位男演员都获得了9%的收益。

《美国骗局》人物海报,左起:克里斯汀•贝尔、布莱德利•库珀、詹妮弗•劳伦斯、艾米•亚当斯

而在出演该片的时候,詹妮•弗劳伦斯已是历史上最年轻的奥斯卡影后之一,同时还是《饥饿游戏》三部曲的大女主,她是全球薪酬最高的女演员。薪酬最高、话语权最大的女明星,所得,也不过就是这个待遇。别的呢?

不管是詹妮弗·劳伦斯还是米歇尔·威廉姆斯,都是在行业里最顶尖级了。她们的收入远不如她们的男同行,不是因为她们的水平和贡献低,而是因为她们有乳房和子宫,给她们的薪水就自动降级了。

讲完这个故事。如果你还说,女人的薪水低、收入低,说明了女人的能力不行,就更不应该让她担任工作了——你就不觉得脸红吗?这种倒果为因,是一种非常低级的话术。

做明星是这样的,你以为在别的行业不是吗?在美国如此,中国就好了吗?

2/3

之所以想到写这篇文章,是因为腾讯大家上刊登了一篇田方萌老师写的《女权主义错在哪里》,里面把我的某篇文章,作为其中的一个例子。这让我受宠若惊。

整篇通读下来,我感觉田老师想说的问题太多了,不完全统计,包括:

女权主义者的长相问题,老年女性的自杀率比带娃妈妈自杀率高的问题,女性移民问题,女性为什么没有出哲学家的问题,两性生理差异的问题,女性劳动参与率非洲穷国最高的问题,女性应该自愿在家带娃的问题,日本少子化是因为女性参与工作增加了的问题,政坛上性别配额制的问题……

我觉得每一个问题都可以写一本书了。至少,作者试图在一篇三四千字的文章试图解决七八个如此之庞大的问题,这种野心,我们平常人很难get到啊。

不过,田方萌最终不是为了说明上述他提到的某一个观点,而是想说明,女性研究者(包括我)的看法都是错的、片面的:

“本文列举了当代中国女权主义的四种病症:轻视事实、忽视异见、漠视成因和无视后果。她们敏感于地位差异,却不深究背后的机理;她们主张激进的变革,却不考虑付出的代价。”

其实这种论证方式是不对的。即使你找到足够的证据,能证明我的观点是错误的;但我的某个观念,绝不能代表中国的女权主义,你也无法通过反对我的观点,作出中国女权主义就是错的结论。

不仅我,包括文中提到的几位更有名气的女学者,哪怕是她们的结论有错误有缺陷,也并不说明女权主义的诉求是错的。女权主义的理论一直在发展变化,里面的观念千差万别,也不是一种联盟组织。这个道理,稍为受过学术训练的人不会不知道。

何况,基本上田方萌说的每一条,都充满逻辑漏洞、罔顾事实,完全可以逐个驳斥。但这也是好多篇文章的内容了。

我只能举例说明了。原文说:

崔卫平首先讲出一个明显的事实:“翻开哲学史,女性哲学家实在是太少了,连凤毛麟角也谈不上。”、“女性从根本上被剥夺了接受教育的权利。显然,哲学活动只在那些会读写的人中进行。”、“在一个相当漫长的历史时期里,女性完全被排除在这样的活动之外,不具有哲学活动所要求的宽裕环境,不管是在东方还是在西方,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 ”

田方萌接着说:我完全相信这一事实——女性在东西方历史上长期被剥夺了受教育的权利。可我们还知道,有少数女性幸运地成为“会读写的人”,否则文学史上不会留下李清照和勃朗特姐妹的芳名,她们为何没有成为哲学家?因为她们“完全被排除在这样的活动之外”。

看来,哲学思考就像桥牌俱乐部,如果男性哲学家不带女人玩,她们是不能独立思考的。还因为她们“不具有哲学活动所要求的宽裕环境”,可为什么斯宾诺莎,一个被驱逐出境,靠磨眼镜片艰难维生的隐士,能够在西方哲学史上留名?为什么葛兰西,一个出身贫寒,疾病缠身的可怜人,能够在十年牢狱期间写出三十多本札记,为政治哲学做出重大贡献?

首先,我要问:为什么李白杜甫没有成为哲学家?为什么非要李清照不当诗人、收藏家,而去当哲学家?李清照当不上哲学家,就成了“女性不能独立思考的证据”?那李白没有当上哲学家,能不能证明“男性不能独立思考?”

还有,当代哲学史上的安·兰德、西蒙娜·薇依、波伏瓦,还有你们言必称“平庸的恶”、“极权的起源”的汉娜·阿伦特,给你吃掉了吗?

如果女性整体被剥夺了教育权,不能成为女性获得知识少的原因;这个逻辑就是:虽然我把你们的腿都打断了,但不还是有腿断的人学会了走路吗?说明打断腿不会妨碍走路,你不会走路不是因为打断腿了,而是你本来没有走路的天赋,你本来就不应该走路。

另一个例子是,原文说:

女性收入相对于男性下降,是一个基本事实。这与女性的劳动参与率下降是一致的,为了照顾孩子和操持家务,她们可以不工作,也可以做兼职工作,不用加班的工作,或出差很少的工作。

这些工作的共同特点是工资较低,而回报较高责任也更大的工作则多由男性完成,因此统计数据反映出两性年收入差距增大。可这并不必然意味着女性的经济地位下降,由于丈夫可以专心工作或投入事业,妻子可支配的资产也许比她参与工作时还要多。

有读者可能会问,为什么不能是妻子外出工作,丈夫在家看娃?最基本的原因在于男性自身就没有生育和哺乳的器官,而夫妻往往根据双方的“比较优势”分工协作。女权主义者习惯将“妇女回家”看作历史倒退,似乎女性一退出工作,地位就降低了。

不能说里面毫无道理。

原文提到了卢旺达的女性劳动参与率达86%,最高,难道说明他们女性地位高吗?是不能。但凡事不能胶柱鼓瑟。一个国家内部的性别平等问题,还与国家经济水平挂钩;没有什么事是完全孤立的。

为什么最穷的国家最穷的时代里,女性劳动参与率更高?这是因为,绝大多数人都无差异地丧失了人权,无分男女;大家都一无所有,无分男女。这时,基本的生存问题,压倒了平等问题。

这是在毛泽东时代里女性地位看起来不比男性低多少的原因,也是卢旺达等战乱和极贫困国家女性劳动参与率高的原因

——然而,你好意思拿中国这样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厉害了我的国”,去向下和卢旺达攀比吗?中国的女性尊严与价值,你觉得应该是和先进国家比,还是和卢旺达、阿拉伯等伊斯兰国家比?

2017年1月21日美国华盛顿、纽约等多地爆发有史以来最大规模妇女游行(视觉中国)

原文对两性关系提出的建议是:男性永远占赚钱多的一方,经济优越的一方,女性永远是伸手向男方要“家用”的一方——这样的情况下,你说男女都一样?

虽然田方萌后面说“成为出色的职场女性,和培养健康的下一代,两者不都为社会做出了贡献吗,不都应该受到我们的承认吗?”然而,男方为什么不专职在家“培养健康的下一代”,不也是为社会做出了贡献吗,不都应该受到我们的承认吗?

田方萌说了:“因为男性自身就没有生育和哺乳的器官”。

这就说明一点:他认为,女性天生就因为为家庭而服务的。之前一直说得好好的“关键在于女性是否拥有在两者间选择的权利”,其实说白了,他认为“女性没有选择的权利”。因为你们有子宫。

《波兰爱经》剧照

他眼中的理想社会是:整个社会富有了之后,女性可以由被迫在家养儿育女,变成高高兴兴在地家带孩子。

不要看他们说的“女性有选择在家带孩子的自由”,要看他们是不是支持社会上普遍都有“男性有选择在家带孩子的自由。”还有,所有的性别话题,你把“男”和“女”两个字眼换一下,就能明白背后的真实态度了。

3/3

田方萌这篇文章里通篇充满了傲慢。他的语气就是“你们女性没有能力谈女权,应该由我来鉴女权婊。”

我们知道,中国女性的劳动参与率(参加工作)多年来都是全世界最高的。但收入情况如何呢?

中山大学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发布的《中国劳动力动态调查:2015年报告》中也作出了证明,所有类别男性收入远高女性;不管是在全国层面,还是城市乡村,无论是工资收入还是经营性收入,有收入的男性劳动者平均收入都高于女性劳动者,有的甚至高出一倍。

你以为女性的工资较男性低,真的是因为她们的工作能力差吗?未必。只不过,同工不同酬,做一模一样的工作,女性只能收到更低的工资低而己。她们的升迁机会也明显更少。

一开始在好莱坞明星的例子里,已经举例说明了这个问题。这里,我再重复一下我曾在微博上发表的一个观点:

“为什么某些女性在社会贡献不如男性的情况下,却要求男女平权?”这个问题,经常有人问,原因非常非常地多,我挑几个重要的来说一下。

首先,历史上,认定的社会贡献女性不如男性,这是因为,没有把生育、养育孩子、做家务计算在“贡献”里面。这首先就是不公平的。

其次,女性在“社会贡献”上,有大量的工作和内容是完全被抹煞的。比如说,古代的女子,织布,耕田(如刘邦的妻子吕氏,在照顾小孩的同时也要下田劳动),还有小商贸买卖等。

如果有人能把历史上这些女性做的“社会”和“经济”层面做的劳动重新正名,女性的社会工作即便没有男性多,但也少不了多少。如果再结合上她们生儿育女、做家务、照顾家人的劳动,只比男性多而绝不会比男性少。

而且,中国长期以来都是世界上女性参加工作最多的国家,遥遥领先;是因为女人真的能力天生很差吗?

实际上,如果把有酬工作时间和家务劳动时间之和作为一个人的劳动总时间的话,中国农村女性每周劳动总时间比男性高7个小时,而城市女性每周劳动总时间比男性高10.5个小时。而这些多出来的劳动,并没有货币化。

冰岛平权活动现场采访

更重要的问题是:为什么女性没有占据很多社会重要岗位?那不是因为女性能力不足和懒所导致的,恰恰是男权社会的全面排挤造成的。

在古代,经济发展能力不足,没有工作岗位,男人尚且养不活,所以不可能允许女人也与他们竞争,于是发明出“大门不迈、二门不出”的妇德,要求女人裹脚,绝对不许见外人。

现代社会里因为社会分工和经济发展,需要解放劳动力,女性才允许工作了。但仍然给她们建了无数看不见的天花板。不信的话,可以看看这些社会精英们的说法:

“虽然女生成绩好,但我还是想录取男生。”

“现在的考试不公平,改来改去都是女生排在前面,要改革,要更适合男生才行。”

“我们不招女生。女生要结婚生孩子。什么,你不生孩子?不生也不要。”

“出国外派,我们只让男生去。”

“只会给男性升职。女性能升职的肯定都是睡上去的。”

“董明珠这么有钱有什么用,不还是没有男人吗?”

“朴瑾惠好可怜,当了总统都找不到老公,没人要。”

……

说明了什么呢?女生不是没有能力,而是能力非常强,她们也有非常强的、为社会作贡献的意愿。但这个社会禁止她做贡献。而且,在极尽一切可能要打压她。

因为这个世界是要让给男性的。

如果认为女性社会贡献太少,就相当于,让一个女性戴着全套的镣铐、头上扣着枷锁、背着两个小孩,让她跟男人赛跑;一旦还有少数女性居然能在这种情况下还赢了男人,就朝她扔石头,然后说:“你看,女人跑不过男人吧。有什么资格要同等的人权?”

最后,我再补充一点,文明社会,之所以不同于猪和狗的社会,就是因为天赋人权,人人平等,不是你的贡献大你就享有大的人权。老人年迈不能做贡献了,残疾人身体不行不能做贡献了,是不是就得杀死?

我以为,一个社会里的如果不是道德有严重缺陷的人,是不会问出“他没有我贡献多,为什么他跟我能平等”的话的。

田方萌等男权精英们,坚决地反对女权,核心是:

认为女生不该与男生同等的教育权、升学权。

认为女性不应该与男性同样参与工作的竞争,即使要,也该是次要角色。

认为女性的工作能力没法跟男性相比。

认为有很多领域不是女人该来工作的地方。

认为女人还是在家带孩子比较好。

——他们最担心的还是女性的话语权越来越大,越来能干,事业越来越强。他们无法垄断了。

经济和权力,这是性别的核心问题。

现在再来回答田方萌们提出的问题了:“女权主义错在哪里?”

错在,女权主义者还是心存善意,把世界想得美好了一点,认为男性中的知识分子会有良知,他们常常谈到自由、平等,所以也会支持女性的自由与平等。

但越来越多的现实,包括像田方萌这样的言论的围剿,才让女权主义者们清醒起来:原来,男性知识分子们说的“自由平等”,对象是不包括女性的。因为女性不是与他们一样的人类,而是一个附属品,一个能为他们生儿育女、繁衍后代的容器。

当然,他们的话语水平肯定是比普通人包装得精美的。只不过,再精美,也开始让人看到他们背后深深的恐惧,恐惧女人们开始有自己的思想了。

女性们“软弱”、“善良”这样的错误,不会一直犯下去的。

某视频采访中,小朋友对性别薪资差异的看法。